当前位置:首页资讯动态行业资讯

行业资讯

60亿母基金如何撬动500亿

发布日期:2016-11-24

  从混改的角度来看,济钢搬迁留下的不是棘手的问题,而是丰富的资源。土地可以资本证券化,进行配套融资,解决搬迁产生的费用问题;人作为最优质的资产,可以借助京东来鲁发展的机遇做物流,就地消化。
  山东国惠改革发展基金(以下简称国惠基金)是由省属10家大型企业组建的母基金,将会和社会资本组建N多个子基金、孙基金,在政府公信力背书下,杠杆效益不断释放。那么,国惠基金的创新模式体现在哪?  
  明年达到千亿规模可预期
  去年这个时候,齐鲁晚报记者在兖矿集团邹城金通橡胶有限公司采访时,这家公司总经理刘广平一股兴奋劲,因为“仅用9个月就完成全年考核的120%。”
  这家企业是兖矿集团首家混改企业,也是继海信集团、山东黄金和浪潮集团后我省较早推行员工持股的国企,19名管理者团队成员和业务骨干合计持有公司45.5%的股份。“混改能从根本上解决体制机制问题,激发员工活力。”山东国惠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苗伟说,这是山东省国资委推行混改的坚强决心。
  今年1月19日,山东国惠改革发展基金在省政府和国资委的指导下成立,这只基金主要参与涉及全省经济发展全局的投融资;吸引各类社会资本;针对省属企业可能发生的重大资金风险和上市公司恶意收购等紧急情况采取救助。
  “当初设想是用60个亿来撬动200亿元,目前有望突破500亿元,明年达到1000亿元规模可预期。”苗伟说。
  增量资金来自于国资委设置的母子基金管理运作方式。“这是一个基金管理创新。”苗伟说,母基金成立后,公司积极同各类金融机构联系,逐步成立了功能完备的子基金群。
  子基金由母基金引导社会资本共同发起设立,主要参与国有资本布局结构调整;参与省属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参与战略性新兴产业培育和上市公司并购重组、配股、增发等重大资本运作。
  据山东国惠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曹传波介绍,已组建综合投资基金150亿元,另有债权基金150亿元,并购基金100亿元、新兴战略产业基金80亿元、混改基金20亿元,已与合伙人达成合作意向,正在推动注册登记手续。
  “1+2+N”把活跃的社会资本绑上国企前进的战车
  “我们就是N。”对于1+2+N这个公式,深圳国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徐磊说,这个公式中,1就是国惠改革发展基金,俗称母基金,2就是金融机构,N就是像他们这样的社会资本,他们的特点就是,“有资金,有资源,能担当,能挣钱。”
  苗伟更看重的就是这些N。“N代表着智力、技术、项目、经验、产业等等一切有利于国有企业发展的要素。”苗伟说,他设计这个模式就是为了吸引像国钰投资这样的社会资本进入。
  而且,N可以参与到基金当中来,还可以成立孙基金。“我们不仅让N参与我们的GP,更欢迎他们来当我们的LP。如果有可能我们会与他们成立孙基金,让他们来当GP,我们当LP。”苗伟对齐鲁晚报记者表示,正是国惠这种开放姿态得到了高端基金管理人的认可。
  其实,苗伟想要通过这种合作方式,把最活跃的社会资本紧紧地绑在山东国企前进的战车上,把外部资源植入国有企业中,慢慢渗透、影响,埋下种子,“我们的目的就是通过母子基金的运作,以市场化手段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到国资布局结构调整中来,充分利用这些社会资本、智库来调整优化产业,促进全省经济转型升级。”苗伟说。
  “我调研国有企业的时候,放眼望去全是资源,都是宝藏。”苗伟浸淫资本市场20多年,价值发现、价格定位、资本运作已经成为他的职业习惯。
  苗伟认为,不管是在交易中心还是在国惠投资,通过多种手段挖掘资源价值,盘活国有资产方面都是相通的。
  在这方面案例不少。潍坊市畜产进出口公司在山东产权交易中心转让100%国有产权,挂牌价100元。然而经过多轮竞价,最终溢价5000倍成交。济南市高新区火炬大厦实物资产转让项目前期广泛招商无果,在交易中心运作下溢价2907万元完成。
  “不同投资者投资重点不一样,有的看重厂房,有的看重设备,有的看重地段,还有的看重技术和牌照。我们做的就是找到资本的需求,帮助企业打造卖点,促成交易。”曾任山东产权交易中心交易一部负责人的曹传波说。
  拿济钢搬迁来说,济钢要搬到日照去,腾出来的土地怎么处理,人员如何安置等都是很棘手的问题。
  “土地可以资本证券化,进行配套融资,解决搬迁产生的费用问题;人作为最优质的资产,可以借助京东来鲁发展的机遇做物流,做快递,就地消化掉。”徐磊说,多让外来和尚念念经,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
  据曹传波介绍,公司目前正在做一个项目,标的公司业务规模是130多个亿,经过测算混改后规模会增至1000多个亿。
  “我们进去后,发现这个公司资源太好了,可改造的东西太多了。根据现状,我们制定出了这个增长计划。他们公司负责人看到我们的方案后也很震惊,这在以前他们是不敢想象的。”
  窗户纸捅破了,一系列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大家都说,国企改革很难很难,旧有的体制机制不好打破,新兴的产业不好培育。我觉得解决这些问题的办法就是混改,股份制改造,推行股权激励,让社会资本进来。”徐磊说。
  现实是,我省70%以上国有资产分布在煤炭、钢铁、机械、制造、化工等传统产业,且多处于价值链中低端。不过,这些老牌国企中不少已经向战略性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先进制造业进军。山东能源集团谋划发展医疗健康养老产业和煤炭金融产业;兖矿集团参股齐鲁银行、中泰证券、浙商银行,参与发起多支合伙基金,增资上海融资租赁公司,发力金融业。
  “这些都是国企闪光点,传统行业里有创新行业,制造业里有服务业,传统行业里也有高科技产业。”苗伟说,这就为国企改革带来了希望。
  “很简单,这个企业今年业绩1亿元,好,允许你混改,但是要保证业绩是2个亿,在此基础上搞期权激励,达到目标兑现股份。母公司挣得多了,员工积极性也调动起来了。”徐磊说。
  一位长期跟踪研究国企改革的业内人士说,只要把国企改革窗户纸捅破了,最表层的土掘开了,内部一系列问题都会迎刃而解,难就难在第一步。


来源:齐鲁晚报
 

    经营许可证号:鲁ICP备10201216号
  • 版权所有:山东产权交易中心(2003 - 2017)
  • 当前访问人数: 50693832